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嫁给了野人(03)】(翻译-精校版)作者:assistant
【我嫁给了野人(03)】(翻译-精校版)作者:assistant
字数:6818



  (3)

  洁西卡被男友理查遗弃在森林之中,大脚野人部族发现了她并将她带回到他们的巢穴。她成为了部落首领的爱侣,不停地的交沟和粗暴的奸淫让她乐此不疲。
  洁西卡也很快就意识到部落的其他成员也渴望分享她娇小的人类身体。野人们不停地与她淫乐,她尽力地履行她的义务,她知道要留下来生活,她就要想尽办法取悦这些野人。

     ***    ***    ***    ***

  洁西卡

  洁西卡醒过来,早晨的艳阳在眼前翩翩起舞。她懒洋洋地伸个腰,舒展酸痛的四肢。来到这大脚野人部落的这段日子里,洁西卡有生以来都没试过如此频密地性交,所有的野人都希望能享用她的身体。当然只要看一眼那些雌性大脚野人,就会明白为什么洁西卡能让雄性的野人如此的兴奋。

  雄性和雌性的野人并没有太大的分别。两者间最明显的性征区别是女人的双脚之间没有一根巨大的性器,她们巨大的乳房一直垂到肚脐上而且长满毛。难怪大脚会为得到我而高兴,洁西卡边想边坐了起来。

  部落位于树林的深处,野人用叶子、藤蔓、泥土和树枝搭建了一大堆木屋作为他们的据点。即使洁西卡已经与这些生物一起生活了,但仍很难想象他们竟拥有像人类一样的智慧。虽然他们生活简朴,将快乐的本性凌驾于物质之上,但并代表他们愚笨。

  生活在这里,刚开始的日子对于洁西卡是最难熬的。她不断对自己说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只要她醒过来噩梦就会结束。但随着一天天过去,洁西卡慢慢地觉得这想法很无聊,并开始接受这里的生活。

  整个大脚野人的村庄隐没在森林之中,没人知道它的存在,当然洁西卡是例外。他们允许她收拾一些自己的物品带到村庄里来,洁西卡想尽办法带上了帐篷和两个睡袋,还有手电筒、手提电话(现在却毫无用处)和一些旅行补给品。
  洁西卡选择了成为部族首领的新伴侣,她可以和大脚一起睡在最大的房子里。
  房子很大,但没什么家具,洁西卡抓紧时间用睡袋在屋的一角弄了一张舒适的床。

  和蔼可亲的大脚却为她找来一些物料打算让她睡在上面,那东西就像是一堆掺和了松针的泥土,但洁西卡还是让他弄明白,她睡在睡袋上更舒服。

  他告诉她前往小溪的道路,在那里洁西卡可以洗浴和个人清洁。然后他们又走到灌树丛中,在那里采摘的蔬菜和桨果来吃。这里的野人竟然是一群素食主义者,或许这是最令她意想不到的事,而且他们不能宽恕在森林里残杀动物的行为。
  事实上,自从来到这里,洁西卡还从未在附近见过体形比松鼠大的动物。她想那些大型的动物应该十分的聪明不会来冒险,小心地避开了这个部落。

  洁西卡走出小屋,走向长满青苔的小径,这小径也是大脚告诉她的。早晨的阳光十分的迷人,映照在洁西卡的脸上。她仔细地寻找长满青苔的土堆,这可是她临时的厕所。洁西卡方便之后便走向小溪进行清洗。沿途她碰见一群女人,她们可没有人会喜欢她,她们只会用鄙视的眼神盯着她细小的乳房和无毛的双腿。
  虽然所有雌性大脚野人都乐意让首领操,而她们也会和其他男人交配,但她们却好像很难接受他们的男人与洁西卡性交。或许是由于男人们在享用过洁西卡之后,已经很长时间不去操他们自己的女人了。

  洁西卡知道自己虽然没有一对巨大的胸脯,但无可否认她是十分的漂亮。娇艳的外表,凹凸有致的曲线,修长而结实的双腿,还有她如丝般的披肩长发。洁西卡与部族中女人之间差异大得让人震惊,显而易见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会为她着迷。洁西卡初来乍到,男人们就把她的衣服撕成碎片,现在她不用再为衣着烦恼,娇小而自傲的身躯时时展露在众人的眼前。

  洁西卡小心翼翼地走到溪边,然后步入水中。冰冷的溪水刺痛着肌肤,她大叫起来,以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洁西卡开始迅速地清洗自己的身体,如果长时间停留,溪水一定会将她冻僵。洁西卡努力洗擦残留在身上的精垢,那是昨晚的淫乐大会的收获。洁西卡的手指用力拭擦着肌肤,直至完全干净为止。

  昨晚对于洁西卡来讲似乎已经是一个遥远的梦魇。如果可以的话,雄性的大脚野人能干上一整晚,只是因为首领告诉他们要让她休息,那样她才得以上床睡觉。不过,洁西卡心底里真的不介意整晚地性交,而且她无法否认,让这些巨大阳具取悦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比起她和前男友理查的性生活简直是天差地异。
  洁西卡曾经十分孤独地生活,因为得不到性爱的满足而忧伤。她努力去寻找约会,但却遇上像查理这种平淡无奇,而且毫不关心她需要的愚蛋。现在洁西卡拥有整个部落男人,他们拥有她所见过最大的阳具,他们有能力并且乐于满足她的需求。洁西卡走出水中,步向岸边,想起理查那可怜的部位不禁笑起来,为什么她可以容忍他那么长的时间?

  洁西卡爬出水面,走向属于她的小屋。当她到达小屋时,早已有一群焦躁的男人站在屋外张望。

  「在找什么?」洁西卡狡黠地问。

  她认出其中一个是伯嘉,他正转过身对着她点点头。「我们想和你交配,马上。」

  他们一共有五个人。在昨晚的经历之后,洁西卡觉得能应付得来。当他们转身面对她时,他们正玩弄着的巨大肉棒,龟头正昂首指向她。

  「早上长出来的木头,哈?」洁西卡带着诱惑的语气说。她已经习惯这样,当首领和她一起睡,每次他醒过来总是会用勃起的粗大阳具用面对背的姿势从后面插入她。「我可应付得来,我们到里面好吗?」

  一个她不认识的野人摇摇头。「不,就在这里。我要我的爱侣边看边学。」
  在这里!?这里根本就是村庄的中心,谁走过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那一定会引起轰动,洁西卡心里在想,但在她开口说话之前,她已被推倒并跪在地上,一支阳具挺向她的面前。洁西卡伸出舌头舔它的龟头,用舌头搜集那带咸味的淫液。另一个野人走过来开始玩弄她的双乳,拉扯着乳头,并将它们夹在强壮的手指之间扭动。洁西卡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叫,令人兴奋的痛楚穿过她的身体。
  「将阳具放进你嘴里,」那大脚野人着说将巨大的阳具压在洁西卡的双唇上。
  「哇,等一等,」洁西卡说。「让我们有点团队精神,好不好?如果你们依次序慢慢来,我或者可以同时让你们快乐。」他们五个都一脸疑惑,洁西卡笑着站了起来。「伯嘉,躺在地上。」他遵照指示躺下来,粗大的阴茎直立竖起。「好,不错。」

  从一开始巨人们好像都十分尊重洁西卡,而且他们对她总是言听计从。洁西卡不知道获得尊重是由于她是首领的爱侣或是……,十分简单——他们都只是想操她,无论如何要得到她。

  洁西卡走过去坐在伯嘉身上,利用他充足的淫液作为润滑剂,缓缓地坐在他的阳具上坐下去。

  「嗯,」她淫叫起来。「这真好得让人讨厌。好了,现在你们其中一个过来操我的肛门。」

  洁西卡不知道他是谁,他们其中一个跪在伯嘉的双腿之间,她感到他又粗又硬大肉棒的顶尖正在深入她的直肠。他的淫液发挥了作用,很快他差不多完全插入洁西卡的体内,让她大呼大叫,完全淹没在兴奋之中。洁西卡向后挺动,务求使他们两个都插入她的体内。然后她再次向正走过来的一个大脚野人招手,而同时也望着另外两个野人。「我会将他的阳具放进嘴里,但我还有一双手。」她摆动手指,他们马上就走了过来,分别站在她的两边。

  洁西卡用双唇缠绕着面前的蘑菇状龟头,并用双手握住两根同样粗壮的阳具,同时套弄着它们,并且不断摆动头部。在洁西卡嘴里的粗大肉棍不断地渗出淫液,满布在她的舌头上,她正吸着龟头,努力将它含在嘴里。洁西卡的双唇紧紧包裹着那龟头,几乎无法发出叫声,伯嘉和那个插着她肛门的大脚野人开始用力将阳具着深深地挤入她的体内,兴奋的波浪和欲火正在洁西卡的体内升起。到达极限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以往,她和人类的男性在一起时可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是纵欲和放荡,但洁西卡正正渴望如此。她希望他们为得到欢愉而享用她,用他们炽热、奶油般的精液灌溉她,一次又一次地占有她。

  在洁西卡的生命中,从未感到如此充实,她感到两根几乎紧贴一起的阳具操着她,它们相互摩擦,中间只隔着薄薄的肉膜。当洁西卡取悦他们五个的时候,他们都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嚎叫。享受着洁西卡嘴巴的那个野人揪着她一摄头发,将她更加迎合他的肉棒,在洁西卡能作出反应之前,她有一点窒息和作呕的感觉。
  洁西卡的身体剧烈地抖动着迎来第一次高潮,她紧紧夹着阴户和肛门中的两根阴茎攀上了高峰,插在嘴里的阳具抑压了她发出的淫叫声。过了片刻,灼热的精液流入喉咙,洁西卡含在嘴里的大家伙将精液射进了她的口腔。洁西卡只能用力地用鼻子呼吸,努力将精液咽下去。

  当野人将阳具从她的嘴里拔出来后,继续用渗着精液阳具贴着她的粉脸磨弄时,洁西卡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会儿,这野人转过身走向其中一个正看全神聚注看着洁西卡的女人。

  「我要你那样做,」他认真地说,并用手揪着那女人,将她拖进一间小屋。
  洁西卡可顾不上那么多。她还有四根粗大的肉棒要应付。其中一个她正为他手淫的野人,走过来在取代之前那个野人在她嘴里位置,毫不客气地猛插进去。
  伯嘉和另一个大脚野开始加快刺插的速度,洁西卡嘴里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淫叫,虽然她刚刚才经历高潮,但还是十分的兴奋。洁西卡感到另一个高潮正在体内升起。她可从未试过同一时间有那么多次的高潮。其他的爱侣从没让洁西卡有过如此的感觉,这使得她更加卖力去讨好这些野人,扭动身体配合他们的刺插,双手快速地套动,还有用舌头沿着那敏感的龟头游动,洁西卡正努力地吸这巨兽的阳具。

  洁西卡用双手套弄着一个大脚野人的阳具,让他很快就达到了高潮。烫热的喷液射在她的脸颊上,然后慢慢流到她的手臂上。洁西卡套弄着让他越过高潮。
  他向她致谢后就离开了,大概是去找自己的伴侣继续忙碌。

  正插着洁西卡嘴巴的野人发出急促的叫声,有节奏地咕哝着发出愉悦的呻吟。
  洁西卡空闲的双手开始抚弄那硕大沉重的睾丸,托着长满毛的阴囊在逗玩,召唤装在它里面的精液。

  当洁西卡将精力集中在这个野人身上时,伯嘉开始发出更加响亮的叫声,灌满了阴户乳白色精液的突然溢出来。虽然伯嘉躺在她的身下,但不断或地向上刺插,同一时间插着她直肠的那一个大脚野人也到达高潮。

  最终,更多的精液在洁西卡嘴中释放出来,但那野人在中途抽了出来,让他余下的精力飞散在她的脸和胸脯上。洁西卡抖颤着上气不接下气,她正经历她第二次高潮,阳具依然插在她体内,她在上面不断扭动身体。洁西卡最终倒在伯嘉的身上,刚才的一切使她的十分疲惫。

  在她得到满足之前,有人将她从两根仍然深插着她的阳具上抱了起来。她眨着眼看着她的爱侣——部落首领的双眼。

  「你好,」她呐呐地说,刺耳的声音来自她那刚让阳具强行插入的喉咙。
  「你好,」他用顽皮的语气说。「你在干什么?」

  洁西卡看看身下的伯嘉和其他正站起来的人。「我想不用再多说吧。」
  首领大笑起来。「对。」他向着伯嘉他们两个点点头。「去找你们的伴侣。她们现在想找人操。」

  「我们和她还没有干完!」伯嘉皱着眉抱怨。

  「轮到我了。她是我的爱侣,而且我今天还没和她交配,去找你们自己的。
  「他的声音充满一种首领的威严,两个大脚野人抱怨着走向他们小屋,找他们的伴侣去了。

  「我不认为其他的女人会十分喜欢我。」洁西卡低声说,首领正抱着她走回木屋。她全身还满布刚才那五个大脚野人的精液,正从她的身上滴下来。

  「她们妒忌是因为她们的伴侣都喜欢操你,」首领耸耸肩。他将她放在睡袋上,并坐到她的身边。

  「还有是因为我全身没有长满毛,乳房不会垂到双膝上,」洁西卡低声说。
  「对,这就是其他的男人都想要操你的原因,就是这样。」

  「不错,我想就是这样。」洁西卡摇摇头,然后笑起来。「你现在想操我吗?毕竟我是你的。」

  大脚点点头。「想,我和另一个女人尝试了一种全新的姿势,我可以在你身上试一试?」

  洁西卡看着他大笑起来。「你当然可以,大家伙。别客气。」

  「谢谢,请问你愿意趴下来?」

  「别总是那么彬彬有礼,」她在嘲弄他,但还是按要求趴了下来,她稍稍挺起身体好让她的臀部翘起来。她诱惑地摆动着肉臀。「是这样?」

  不过首领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在她身后摆好姿势,用阳具进攻她依然湿润的阴户,在他的淫液和伯嘉高潮时留下的精液润滑下插入她。

  还是感到有一点痛,洁西卡用力呼着气,发出低声的尖叫。

  「你没事吧?」首领关心地问她。

  「很——好,」她气喘吁吁。「你只是令我感到惊讶,不过我很好。你可以继续。」

  他没有再犹豫,开始全力挤入她的体内。洁西卡感到他浓密的耻毛紧贴着她磨弄,他正用力地操她。当他巨大的双手握着她双臀时,洁西卡淫叫起来。
  洁西卡只希望永远享受让首领操的滋味,就算是其他的族人再也不能操她。
  他小心地照料她,让她感到与众不同,即使他会把她当作一个下流淫贱的妓女那样去操她。虽然他从不会带她外出晚餐,或者安排一个浪漫的约会,但比起曾经与她一起的人类男人,他让她感到更加有吸引力和更多的渴望。

  显然,所有的一切都有被遗留林树中所换来的。洁西卡正在思想之中,一声欢愉的尖叫声从她双唇溢出来。洁西卡感到他巨大的龟头正撞击着子宫口,这只会让她更加兴奋。她发誓她感到野人的阴茎一直顶到她的胃部,使她隐隐作痛,她的阴户壁正不顾一切地夹着它。洁西卡湿渌花径中的每一片肉瓣和皱折极之渴望这样的侵袭。很快跪着的她就紧抓着身下的睡袋,感觉到一天内的第三个性高潮正向她逼近。

  「你还是那么紧,」大脚在她身后发出哼声,他的手指紧紧抓着她,但却没有爪入她的肌肤里。「实在是太好了。」

  「操,对,」洁西卡淫叫着回应。「那么不可思议地让人讨厌。你在我里面总是那么的粗大。天啊!」她大声叫喊,再次达到高潮,淫汁从她阴户里涌出来,沾满了身体里面那肉棒的表面。这些都是她无法看得到的,但首领伸出手,让手指沾上淫汁,然后放进嘴里品味并发出呻吟声。

  「你太诱人了,」他说。他的声音更像是在咆哮,他再次顶入她的体内,然后开始射精。他在快感中嚎叫着,一动也不动地迎来高潮。

  洁西卡感到烫热的精液从她的肉洞中渗出来,顺着双腿滴落在睡袋上。洁西卡的双臂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她倒卧在柔软的布料上,巨大的阴茎仍然插着她的阴户,首领唯有紧抓着她的双臀让她的下身继续高高挺起举。当大脚从她体内抽出来,让她的身体倒在睡袋上时,洁西卡喘着气紧抱成一团。

  「实在太好了,我想用这种姿势会使你感觉更加紧,」大脚说。

  「那是就是为什么你会先找其他女人尝试?」洁西卡想知道。

  首领点点头,在她身边张开四肢躺着。「对,这可很有用。你会一直这样紧吗?」

  「我不知道。你们的家伙将我撑得非常舒服,但人类的身体富有弹性。不过话说回来,人类的男人可没有像你们这么巨大的阴茎。我想我们只能到时再看。」
  「无论如何,你拥有更紧的肉洞,」首领说。「我们的女人以前从不让我们享用她们的嘴巴和直肠。我很开心,你向她们示范能更好取悦我们的方法。让这种事在这里变得更加简单。」

  洁西卡笑起来。「我也同样很开心……」

  卡路莲

  卡路莲担心得快要死了。她的妹妹已经失踪了一段日子,却没有人能告诉她任何消息。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她和理查一起到树林中扎营,而那理查只是单独开着洁西卡的车回来。当卡路莲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时,他好像为洁西卡的失踪感到十分的悔疚。他宣称在那里大发雷霆地离开,但之后的晚上他曾返回找她。
  不过她却不知所踪,她和营地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理查的恼怒开始在解释中显露出来,这使卡路莲感到怀疑。她认为警察的行动速度并不够。她拒绝相信她的妹妹已经死了,那意味着洁西卡仍在高山上的某个地方。如果她的妹妹还生存,卡路莲就能找得到她。

  卡路莲拥有野外拯救员资格,所以她知道如何在树林保护自己。如果洁西卡受了伤,卡路莲能给予她帮助。她和洁西卡十分亲密。卡路莲是姐姐,她们的年龄只相差两年。甚至她们的外表也相像,如果她们同时将发头染成同一颜色,一些人就会错误地认为她们是双胞胎。

  她们一起成长,因工作和生活而渐渐地疏远,但卡路莲依然认为她的妹妹是最好的朋友。她决不会因为警察说「还在调查中」,而放弃去寻找她的想法。
  「本沁小姐,我们已经强调过,你必须将这事留给专业人员去处理,」当卡路莲询问他们所找到的营地方位时,探长这样说。「我们不确定你妹妹是否活着,但我们的人会去找她。」

  「探长,那并不足够,」卡路莲打断说。但这毫无作用,他们所有人都认为洁西卡死了,而且理查是杀死了她,即使那男人不停发誓他没干过。姐妹间的直觉让卡路莲感到她的妹妹还活在那里的某个地方。或正身处困境、恐惧、孤独。
  这坚定了她的信念。她要去找洁西卡。

  卡路莲用省下来的假期,告了两周假。然后去采购物资,REI 户外用品店有她在高山树林进行援救任务所需的一切物品。卡路莲计划不惜一切去完成这任务,所以选择了一些精良的装备。她买了帐篷和徒步旅行用的背包,塞满了一包包物品——野营用的火炉、脱水食品、两个睡袋和一张毯子;几加仑水、三支手电筒、大照明灯、万一需要攀爬时用到的绳索,火柴和打火机;一些照明弹和两部远程双向对讲机。

  所有这些物资都装在她的本田小车里,她锁好房子的门,并且让她的邻居帮忙收取信件。她不知道要离开多长间,只是她将会与洁西卡一起回来。

  她棕色的眼睛里充满坚毅果断的目光,她迅速走进车里,开动了发动机。驶离停车场,冲向州际公路。

  「不用害怕,洁西,」她自言自语。「我不会让你留在那里。我来带你回家。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